【仓亮】怦然心动(上)

   这回分视角写了,先写亮亮这边的.......kura那边的脑洞太带感,我这篇写到一半,都想放弃去先写那个了【手动再见】

    警察仓x混混亮  

【第一次用电脑更,好不习惯啊23333333

bug请尽量忽视!!除仓亮外没有其他cp......╮(╯△╰)╭



Ryo side

    锦户最近有了个暗恋的人。

    把太阳拽着倒转一圈,回到前一天,事情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前一天中午的时候,太阳毒辣辣的,晒得人皮肤都疼起来了,锦户拿手抹了一把脸,然后又甩了甩手,几滴汗就落到了地上,形成颜色更深的水渍,只是没一会儿,就被蒸干了。

    “啧”锦户想回家躲在房间里吹空调,但又觉得这不符合他黑.社.会的作风,想去冲浪,又想到自己的冲浪板,被他哥,那个俄罗斯白皮给没收走了,“户君你黑成这样,下回去牛郎店打零工,小心赚不到钱。”只是现在,走在街头的,自认为是了不起的黑.社.会,然而只是普通混混的锦户,也只能小声反驳“老子不管黑成什么样,都有妹子追的好嘛!!!”

    正当一肚子火没法发泄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前边有一个小混混拦着一个姑娘不放。“真是丢人。”于是想也没想,冲上去,朝着对方的肚子就是一拳,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,又“和善”地冲他笑了笑,接着一拳打在鼻梁上。“嘶”锦户感到有点疼地甩了甩手,转头四处看看,却发现那个姑娘已经躲到不远处一个警察身后。“切,有警察在,刚才还不过来拦着这个垃圾”锦户又踢了躺在地上的人“真是没用。”也不知道是在说那个警察还是这个混混。

    锦户想着,再待下去,自己好不容易梳起来的大背头可能要毁在这烈日下,于是头也没回,就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    这种季节,天气比汇率还要不稳定,锦户只是赖在便利店里吹了会儿空调,顺便吃了碗泡面,解决了一下午餐问题,结果再出来的时候,天已经阴了。

    “得快点回去啊,衣服还没收呢。”这样想着,锦户迈出了左脚。突然间眼前白光一闪,“闪电!”身体的反应总是比脑袋快得多,左手向后摆,同时左脚向后退了一步,身体已经僵硬到没有注意到同手同脚这件事了。“稍微躲一下吧,毕竟口袋里是这个月刚收来的生活费,淋湿了可不好。”锦户这样自我安慰着“反正不是因为闪电。”

    “汪”便利店门口被链子拴着的狗突然特别凶地冲着锦户叫了一声,“呜啊”来自又被吓得退了两步的锦户亮先生。“还好没人看见”但想想又觉得自己有点亏,只能恶狠狠地朝着那只狗瞪回去。



    雨果然很大,眼前基本上下的一片白了,五十米开外的那棵树都被雨挡得看不见了,天地间只剩一片白。

    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锦户最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抬头看见一个有点模糊的身影朝便利店冲过来,于是赶紧挪了挪位置,给门口腾了个地方出来。

    水顺着那个人的发梢往下滴,原本干燥的一小片地方,也被水给打湿了,那个人身上穿着警服,将外套的扣子解开,里面的衬衫已经完完全全的贴在了身上,裤腿也在不停地向下滴水。“啊是刚才那个条子”锦户顿时没了兴趣,虽然颜完全是他的type,但也只能百无聊赖地盯着地上的一个小水坑。


    “你好,”锦户一回头,就是一张大大的笑脸,不得不承认,对方真的长得很帅,“哦,你好”有些拘束地回敬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“请问有纸巾么?”对方的语气倒是很平和,锦户白了他一眼,“怎么可能有,又不是女孩子,出门随身带纸巾。”

     然后就看到那个人进了便利店,锦户终于松了一口气,结果没一会儿,人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烦啊这个人”锦户在心理想着,突然感觉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靠近自己,转头一看,那个人就蹲在自己边上,但是自己要是再往外靠就只能淋雨了,“你干嘛?”只能这样恶狠狠的问。

    对方低着头没有回答,只是抽出一张纸巾,一只手捏着锦户的裤脚,另一只手在上边轻柔地来回擦拭,“你刚才给我腾地方的时候,雨溅到裤脚上了。”在极近的距离里,对方的低音听得锦户的腿有点软,对上对方的眼睛,又是一百分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锦户觉得自己的脸不受控制地烫了起来,但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能没话找话“这雨挺大的哈哈哈”话说完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巴掌,于是在雨停的时候,锦户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“太丢人了!!”后来想想,自己连对方叫什么都不清楚。

   


     “可恶(〃>皿<)”锦户坐在他哥办公室的沙发上,把头埋在枕头下,“我居然连他的名字都没问来!!”

     “不得了啊户君,想泡条子结果连名字都没问到也太不像你的作风了吧,动心了?”横山裕今天依旧安定的在逗他家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再说我杀了你啊”转化为小狮子模式的锦户的声音从枕头下闷闷地传来,横山可以想象在枕头下的锦户有多害羞。锦户挣扎了两下,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“算了大不了我自己去找”然后摔门离开。

      横山裕看着砰一声被关上的门,张了张口,但是没有说出说出什么话来:................户君,你刚刚头发还没理。

      从枕头下挣扎出啦的,头发有些乱蓬蓬的锦户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,“我TM肯定是疯了,黑社会和警察能有什么结果。”

..............锦户先生,隔壁摊那张无间双龙的碟要不要租来看看?


      边上总有跑着经过的孩子笑嘻嘻地看着自己。“看什么看!”锦户这样吼了之后,就没有小孩子敢靠近了,路过橱窗的时候瞥了一眼,才发现自己的头发乱得不成样子,于是赶紧抓了两把,“尼酱你居然不提醒我!”

      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也不是个办法,锦户刚准备往回走,就接到了安田打来的电话“小亮我们店里今天人手实在不够,maru刚才说他今天值班没法过来吃饭,你能不能帮我把他的午餐送去医院?”

      “行”锦户就这样答应下了,挂了电话之后感叹了一句“maru当医生真是辛苦啊。”

      等到医院的时候,锦户已经是一身的汗了,刘海贴在额头上,汗也顺着下巴往下滴。实在没有耐心去找人,拦着一个护士“丸山医生呢?”

      “啊,丸山医生还在手术室,要过一会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“谢谢啊”然后玩着手机,坐在椅子上等人“再不出来饭菜都要凉了啊.....maru也太可怜了.......诶诶诶!!”

      出现的医院走廊拐角的,是昨天那个人,脸红红的,这种天气还披了件薄外套,手里还拿着病历本,一个人在走廊上慢慢的移动,看样子是发烧了要去挂针。

      锦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走上前去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“啊,你是昨天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既然被认出来了,锦户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,不然万一人倒在路上就麻烦了。大概是昨天淋了雨的缘故吧,锦户这样猜测。


      陪着他挂上针,锦户又带着他找了个位置。两个人这样坐着一言不发,总觉得有点尴尬,锦户刚想开口说点什么,只觉得肩膀一沉,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,小心翼翼地转头,看到对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。“不是吧∑(っ °Д °;)っ”这样在心理哀嚎,却又觉得,比起医院消毒水的味道,对方身上的味道舒服多了,算了,靠着就靠着吧,然后居然也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等到一点半,还是被自己的手机来电给吵醒的。

      “喂?maru?我现在在输液室,没事你等等我去你办公室把午饭送过去。”挂了电话转头看看,那个人 已经好好地坐着了,“反正又不是我尴尬”这样想想,简单地告诉对方自己出去有点事情,就起身走了,“嗯byebye”嗓子就算有点哑了声音还是很好听。

      只是再回去的时候就没有见到人了。

      “还是没有问到名字。”这样想着,锦户的心情又down到了谷底。


      再次相遇,就是在警察局了。

      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有人在酒吧聚众闹事,而锦户那天刚好在酒吧打零工,当驻唱,看到情况刚准备离开,结果因为穿的太招摇也被拦下来了,就给一起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本来是说清楚,就没有什么了的事情,偏偏锦户大爷的脾气就上来了,什么都不肯说,连名字也是“ACE”这样的艺名,对面的大叔气的直拍桌子。

      后来可能是监控的结果都翻出来了,那个大叔和做笔录的都出去了,又有人敲了敲门进来,锦户原以为是宣布自己可以出去了,结果那人就在自己对面坐下了,锦户的视线从自己的脚上移到了对面那人的脸上,啊,是之前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“名字.......嗯...ACE?你这是化名吧?驻唱先生。”

 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只是个驻唱那就让我走啊,还有,问别人名字之前,不是应该先说自己的名字么?”

      锦户原以为那个人会生气,结果对方只是坐在对面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“笑p啊。”来自终于害羞到炸毛的N先生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      “我叫大仓忠义,请记好这个名字,锦户亮先生。”对方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房间,关上门的时候才补充了一句“哦对了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”锦户还在持续炸毛。


      出了警察局,锦户一边走在路上,一边踢着小石子,感叹着“晚上驻唱的钱没拿到手,还被带去警察局了,真倒霉”不过居然问到了那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“咕——”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,“啊晚上还没来得及吃饭好饿啊....!”但是想想自己口袋里仅剩的几个硬币,“算了,去横山家蹭点吧”

      然后就听见背后有叫自己名字的声音,一转头,那个叫大仓的警察正朝他跑来。

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么?”没有吃饭的锦户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“小亮我们吃饭去吧!”

      “我跟你很熟么你就叫我小亮。”突然间被暗恋的人叫了名字脸烫起来了怎么办!在线等!!挺急的!!“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!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警察嘛,刚才闹事的名单都列出来了当然看到了。”然后对方直接忽视了前一个问题,“我知道附近有家店挺好吃的”


  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锦户觉得两个人意外地合拍,其实也不能说合拍吧,锦户挑食到了一种境界,而大仓又是一个从来不挑食的boy,以至于两个人都情绪特别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锦户一边吃一边抱怨现在的工作“真是太讨厌了,当牛郎还得满脸赔笑,对方说什么都是对的,还得被那些女人动手动脚的.......还有当驻唱的时候,不管唱得怎么样,那群人根本不会去听,那直接放个音响不就好了,不对,都放了音响的话我就没有地方赚钱了......”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仓只是再对面应着“小亮真是辛苦啊”之类的话。


............其实原因果然还是因为和喜欢的人一起吃饭的原因吧。


      两个人都吃得差不多饱了,大仓才问了一句“小亮你带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锦户想想自己口袋里仅剩的几个硬币“我晚上能赚的钱都被你们警察给搅糊了,哪来的钱?”然后看见对方一脸惊恐“我也没带钱。”

      锦户慌了“那怎么办?我打电话找我哥过来付账吧。”刚准备拿起手机,手就被按住了。

      “小亮知道什么是霸王餐么?”对面的人笑得一脸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  Σ( ° △ °|||)︴“这可不行!!”霸王餐这种事情......“你可是警察!!”

      “可是小亮你是黑社会啊”又来了,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“没有吃过霸王餐那还算黑社会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这可是原则问题!”锦户异常坚决,却被一把抓过手腕,“走”这个时候锦户才发现,虽然自己天天在外面打架,但是力气却不如大仓,比如现在,根本没法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锦户还是有在反对的“你可是警察啊大仓忠义!”然后那个人突然转过身来,食指抵着锦户的嘴唇“小亮再说的话,被发现了可是要被关在这里然后送去警察局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最恶”锦户在心里这样评价,“我当时肯定是瞎了眼了,当初才被他的笑容骗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“走出来”这件事,却异常的容易,甚至没有人过来拦自己,有几个服务员明明看了自己好几眼,却没有任何要走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了,锦户还坚持要打电话让他哥送钱过来,待会回去还。大仓却不说什么了,眼睛直直的看着他身后。

      锦户回头,看见一个服务员样子的人朝他们走过来“完了完了,这下真的要送警察局去了”身体却不听使唤,拿着手机僵硬在那里。

..............跑还是待会儿被送去警察局,这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刚想道歉,说明自己会马上送钱回去的锦户,却看到对方朝自己鞠了个躬,于是直接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  剩下的话锦户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对方用毕恭毕敬的声音问“少东家,晚上用餐还算愉快么?”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看大仓,大仓倒是一脸淡定“嗯,好久没回店里吃了,味道还是没有变啊。”锦户惊得手机差点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你丫是少东家你跟我玩什么没有钱的把戏还要吃霸王餐啊我靠( ‵o′)凸

      锦户就这样生气地瞪着大仓,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委屈,晚上这么倒霉就算了,还被人骗得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“好啦小亮我知道错啦....下次再也不敢吓你了好不好”这样被哄了。

      不能原谅。

      “小亮现在的工作好辛苦啊,要不要我帮你找个新工作??”

      怎么办还是不想原谅。

      “少东家的夫人这个职业还满意嘛?”

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

感觉自己后半部分好赶啊2333333333.......因为打字的时候,脑子里全是kura的side这里要怎么写这样这样的.............kura的部分可能会有点出乎意料【x】嘛嘛......好长啊.......大概有五千字,我真的是超越自我了(并不是)

就这样吧www谢谢食用啦~哦,对了,仓side那篇,第一个看完,点红心或者评论的人可以点文哦w【因为最近没啥特别想写的┑( ̄Д  ̄)┍

下周见w欢迎提意见www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30 )

© 比萨小斜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