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【仓锦】

仓子x锦子……日语梗…那天上课在背片假名的时候突然间发现的【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好好听课】……不知道有没有GN写过【估计有些GN很早就发现了】……嘛嘛……但愿别撞QAQ

        站在走廊上向下看,能看到的刚好是学校的小花园,临近毕业,总能看到有男生在树底下递情书,或者是女生向男生索要第二颗纽扣。
        “呜哇~那个男生之前还向丸子那个丑女告白过诶,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啦。”仓子指着树下一个递着情书的男生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走啦,丸子不是挺有趣的嘛,仓子干嘛一直叫人家丑女啦。”锦子拍了拍仓子抬着的手臂,“教室还没打扫完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说起来,锦子那么好看,跟你告白的人那么多,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交到男朋友?”换了只手拿拖把,仓子向锦子的方向凑了凑。突然拉近的距离,让锦子有些不习惯地躲了躲,“我又不喜欢他们,仓子你自己不也没有男朋友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但是想跟我上床的人还是很多的嘛。”仓子说完就自己忍不住开始大笑,锦子轻轻推了她一把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快啊,就要毕业了。”地拖完了,两个在排桌子的时候,仓子感叹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啊。”锦子把桌子往后推了推“居然和'恶女仓子'做了三年的同桌,我也真是不容易啊。”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调笑的意味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锦子大小姐您真是幸苦了。”仓子笑起来其实很温暖。对齐了最后一张桌子,仓子伸了个懒腰“真累~总算弄完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呐,锦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锦子停下了理书包的动作,等着仓子再次开口。 “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帮我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 这是仓子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。她的名声一直都不好,什么和多个男人在交往,欺负低年级女生之类的,虽然都是谣传,但是相信的人很多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班里几个女生故意很大声地在说仓子“狐狸精”,这种话听多了,仓子还在一脸无所谓地画着画,锦子却突然很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。由于声音太响,仓子被吓得抖了一下,一抬头,发现锦子好像也被自己拍桌子的声音吓到了,小动物一样的表情让仓子有点想笑。然后第一次看见了锦子生气的表情,那种瞬间划开两米八气场的锦子。“你们这样传有证据吗?你们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?道听途说来的消息不要随便在那边嚼舌根。要么就拿出照片来,要么就闭嘴!”
        这是仓子第一次认真看自己那个长得像混血的安静的同桌。
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觉得仓子是好人啊。”锦子每次的回答都一模一样,但仓子总觉得她没有说出真正的理由,“我的名声那么差,锦子怎么会觉得我是好人?”
        锦子把桌上的书全部一股脑地塞进书包里,拉上书包的拉链,“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你吧。”说完就跑出了教室。
        仓子一愣……喜欢?锦子会喜欢这样的自己……?
        来不及再想什么,仓子也跟着跑了出去,仓子第一次这么感谢自己的运动神经,只跑了两层,就追上了满了通红的锦子。
        仓子站在过道中间,张开手臂挡住了锦子的去路,“锦子你刚才什么意思?”锦子见没法逃了,只能低着头不说话,但是耳朵却染上了淡淡的粉。
        仓子放下手臂拉住锦子的手腕,锦子想收手,却发现根本抽不出来,只能任由仓子拉着她上楼。
        一路沉默着的仓子让锦子有些害怕,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欺负却让她更难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 天台上,微风吹着裙摆微微地摆动,锦子抬眼偷偷瞄了一眼仓子,看起来并没有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告白就要做好友情决裂的觉悟,锦子这样想着,抬起头,假装自己很镇定“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仓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锦子被自己握着的手腕,锦子这才发现,自己由于太紧张了,都没有注意到手在抖,“太丢人了”她在心里自我唾弃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和喜欢刚好相反。”仓子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,锦子觉得之前还有些期待的自己就像小丑一样,鼻子开始发酸,“不可以哭!”她在心里对自己说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讨厌嘛?”却连尾音都带上了些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,是kiss。”夕阳突然被挡住了,唇上西柚味的润唇膏,突然带上了青苹果的味道。





啊啊啊啊啊总算打完了让我躺会儿【趴】一直都是写梗的我,终于试着写了一篇小短篇…随便感动一下~如果有错别字什么的……当做没看见吧【手癌晚期已经放弃了……哈哈哈哈其实还是跟我说一下啦~】
梗在最后……骗着你们看了前边这么多的废话真是幸苦了哈哈哈哈~还是谢谢看到最后的姑娘们www都是好人

至于梗……之前一直都写‪好き……到片假名的时候,就联系着一些看过的背……想到了微笑约会背后的那个スキ,然后发现倒过来是kiss【姑娘们不要嫌弃我到现在才刚发现好嘛】
看我唠叨完的姑娘奖励香吻一个MUA~【好吧我知道没人要

评论
热度 ( 29 )

© 比萨小斜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